三人行必有我

我见犹怜,何况老胡~
来冥王星吧,真的不要门票

心猿意马 (4)

《伪装者》明台X《他来了请闭眼》薄靳言X《射雕英雄传》(08版)杨康

3P,拉郎,OOC,狗血,互渣脚踏两条船一个巨雷。觉得写杨康太出戏了所以改叫完颜康。

现代架空设定。



***


手脚没事,只磕了膝盖。脸结结实实拍在箱子上,薄靳言让他抬起头来:“哪里受伤?你要是不行就歇着。”

明台哀哀反驳:“说了我行得很……”他觉得鼻梁都断了,仰起脸先让薄靳言看毁容没有,“薄医生你放的都是什么书,辞海吗!”

小少爷鼻尖额头撞红一片,八成痛得狠了,眼底还汪着两泡眼泪。薄靳言顺着他鼻梁捏捏,没事,两人脸靠得近,明台先是瞪大眼使劲盯着他看,薄靳言一低头,他就猛闭眼,眼角溢出小小泪花。

“痛?”薄靳言问,手指落在明台眉心,一碰掌下眼睫就一颤。

明台紧闭着眼,像怕什么似的。看他平日得意洋洋,只有这时还像小孩。薄靳言心里好笑,手指勾过他脸颊,还要说什么,就见对方挂下两条鼻血。




明台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血。

睁眼低头一看,当场壮烈地晕了。

醒来时闻到一股烟火气,还听到说话声,压低了嗓子。他两眼焦距在天花板上定了一会儿,才意识到自己是晕了。撑起上身一看,原来躺在书房地毯上,一摸鼻孔里还塞着两个棉球。转过头,薄靳言正靠在楼梯口窗下讲电话,窗外一树被日光照得沸沸扬扬的粉白蔷薇,映得他整个人都像在光里发亮。

明台一动他就察觉了,眼睛望过来:“醒了?有哪里不舒服?”

明台呆呆怔愣,脑子还一片空白,只见薄靳言对手机那头说了两句,挂了,走过来看他。

“你昏过去了。”

明台这才反应过来:“啊,呃,唔。”

后知后觉地羞愧起来,恨不得一头撞进墙里。他捂着鼻子抬不起头,听见薄靳言叫他:“不舒服就说。”

他只觉得薄靳言声调软了许多,简直算得上关切,然而却只能让明台更无地自容。

“我这属于发挥失常,”他瓮声瓮气,试图辩白,“我真扛过沙发上五楼。”

他抬起眼睛瞟一眼薄靳言,见对方正看自己,又飞一样垂下眼睛:“都是楼梯不好。”

脸都要气鼓起来。薄靳言笑了:“是楼梯不好。”

明台听见他声音里笑意,吃惊地仰起脸,看到薄靳言确确实实笑了,顿时更呆了。

他缠了薄靳言一月有余,这才算头一次见他笑,仿佛春水融冰,耀人眼花。




简直怀疑自己是做梦。

明台拧了大腿三回,确信他没有白日发梦。薄靳言站直起身,表情又收回去,问他:“饿不饿?”

明台就呆呆的,先点头,反应过来又赶忙摇头。

“医生你饿不饿?我请你去吃。”

他同手同脚爬起来,想立刻表现一番挽回失分。薄医生喜欢吃什么?他早就跟小护士打听好:不吃青椒,不吃芹菜,还有点芒果过敏,嘴会肿。

那还是明台带了水果挞去探班才发现的。薄靳言会把草莓拨开,他吃芒果很小心,但嘴角微微肿起来,接下来两个小时都情不自禁舔嘴角,撩人心痒。

结果薄靳言问他:“还不饿?那我去煮饭。”



明台跟着薄靳言去买菜。

他预先在心里试演了一百种和薄医生亲密共处的情景,却没想到是在摩肩擦踵的菜市场,还提着小青菜和葱。

薄靳言在挑鱼。明台看鱼摊老板顺着他手指捉起鱼,让他掰开鱼鳃看,捏背捏尾巴,只觉得在看惊悚剧。明台抓着葱挤在站在摊尾,其实模样蠢极了,像根电线杆,杵在挑肥拣瘦彪悍老练的买菜阿姨阿伯当中,哪儿哪儿都不自在,水盆里活鱼一跳,他就忍不住缩脖子。

薄靳言把零钱包给明台,命令道:“付钱。”

明台受宠若惊之余,不由得心思活络起来:薄医生要给他做饭?薄医生还会做饭?薄医生竟然要给他做饭……大哥都没给他做过饭!只会下个清水面。大姐也就他病了才煮煮梨汤。完颜康就更不用说了,明台跟他同住连火都没开过,有回情人节明台想别出心裁一回,煎个羊排差点把锅底煎穿。

不识人间愁苦的明少爷呆呆愣愣:难道在他晕过去的那一会儿薄医生爱上他了吗?

不然怎么忽然对他这样温柔……还问他喜欢吃什么。要不按他平时作风,肯定早把自己丢楼梯上自生自灭了……他晕倒那会儿,是薄医生把他抱上二楼的吧?没想到薄医生看着瘦,力气这么大……

明台如梦初醒般地满脑子跑起火车来,薄靳言回头见他一脸脑袋被门夹过,一阵无语,把他手里的菜接过一半:“回去了。”

明台陷在“薄医生爱上我”的白日做梦里,粉红滤镜下只觉得薄靳言对自己格外和颜悦色,温柔可爱。他挨着薄靳言,大着胆子用拎鱼的手勾了勾对方手上的袋子:“薄医生,能点菜不能啊?”

蹬鼻子上脸。薄靳言瞧他一眼,眼里还含着一点好笑,问他:”点什么?”

明台惴惴的心就稳稳落了地,把脸伸过去耍无赖:“我要吃油焖虾!鱼不要蒸!”一面借着撒赖握住了薄靳言的手。

他先只抓到手指,稳了两秒钟,见薄靳言没甩开才张开手掌连手背整个攥住了。这个手攥得十足僵硬,还带点抖,实在有失明小少爷的水准。然而明台心跳得像揣了只羽翼扑腾的鸟儿,手里薄靳言的手烧得他几乎抓不牢。

要死了。明台想。但薄靳言抬眼看他,他抿着嘴看回去,薄靳言再看,他挑起一边眉毛,想做个恶霸调戏民女的鬼脸,结果没忍住笑了。

“薄医生。”明台喊。薄靳言任他抓着手听他讲话的感觉实在太酥麻,他忍不住拖长了调子又喊了一声。

他手心冒汗,一句情不自禁的话就滚在嘴边,却吓得他自己都一个激灵。

薄靳言望他:“怎么了?”

明台咳嗽两声,直起腰来换副表情,嬉皮笑脸回来:“薄医生你手好暖啊。”



TBC


新年期间要出门一段,我努力攒攒见缝插针更吧

老实说这个文主要是满足我和几个小伙伴的狗血欲望,所以非常狗血……哎这个ID就能说明很多事情了,作者没有吃药!

因为萌得邪门而孤独,所以全凭【想要写一写XXX又XXX的肉】的欲望才支撑下来,其实并没有什么人要看哈哈哈,谢谢有支持的大家,你们的心对我们很重要!就算将来你们被雷到飞起,也不要恨我哈哈哈

还有这个ID不止一个人,将来是会有不雷的文看的><

评论(13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