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人行必有我

我见犹怜,何况老胡~
来冥王星吧,真的不要门票

心猿意马 (2)

《伪装者》明台X《他来了请闭眼》薄靳言X《射雕英雄传》(08版)杨康

3P,拉郎,OOC,狗血,互渣脚踏两条船一个巨雷。觉得写杨康太出戏了所以改叫完颜康。

现代架空设定。



***


明台就还真有种去睡。

要扳倒野生豹一样的完颜康,哪能是随便睡个寻常美人能搞掂的。

明台在朋友圈子里放话要重归情场,然并卵,早几年他跟完颜康闹得天翻地覆人尽皆知,S市是个人都知道明家小少爷被定死了,何况还是那个能吃人的完颜康,撬他墙角不如趁早自行了断。

去夜场勾搭男男女女也提不起劲,嘴上风流,暗里免不了挑剔,太艳,太寡,太俗,太冷,总没有一个比得过心上挂的那一个。

越挑剔越气。加之完颜康那头忙得脚不沾地,明台不找他,他索性就断了音讯,气上加气。新仇旧怨一齐涌上来,恨不得立刻找个奸夫来给他好看。

刚巧生煎包眼睛发红,明诚例行奉姐命来给他送吃喝的时候看到了,提醒他得带去看看医生,明台抱上猫就去了社区兽医院。

一眼就看到新来的男医生。




明台把薄靳言的名字从处方单上记下来:“薄医生,你在家小名都叫什么啊?”

薄医生目不斜视拿灯照生煎包的眼睛。自从那天给猫看完,明台三天两头借口观察眼病治疗后效跑来诊所报道。他钱多人傻,人生空虚,男朋友还在非洲挖土,纠缠英俊男医生只能算茶余饭后消食运动。

薄靳言不搭理他,他一面视奸一面自说自话也挺自得其乐。明台打酱油搞了这些年艺术,圈子里来来去去,真艺术修养没长多少,看人眼光倒修炼得有十分毒。薄医生白大褂里穿件烟灰高领毛衣,拿个肛温计捅猫菊花,他也能从艺术角度欣赏足半小时,琢磨色彩构图,遗憾这幅美景没法摹下来画成名画传世。

他看他的,薄靳言看猫。明台成日找不着调病状缠着他要深入检查,今天是胡子不对称,明天是屁股怎么太圆,薄靳言虽然不理他,但倒是回回按部就班检查,跟明台嘱咐生煎包年纪大了,定期监控身体状态是好事。

明台就嬉皮笑脸:“每天三次够不够?”

“一年三次。”

这样无情,明台叹气。

“那怎么行,”他说,“它就喜欢医生你,我觉得让它常常见你也是一种健康保养。”

他歪理邪说一套一套,任是薄靳言铜墙铁壁也抵挡不住。口口声声:“它可就想见医生你,每天见也见不够。”

他这边深情款款,那边生煎包特别配合地往薄靳言手里拱,满足得整个猫脸都皱成一团。

这一主一猫简直邪乎了。薄靳言不接他的茬,顺着脊背摸到尾巴根,问:“尾巴怎么了?”

说到这里明台才懊恼:“小时候被踩过一脚。”

生煎包怕冷,冬天喜欢团到家里人脚上取暖。明台觉得逗,常常特意穿了猫头毛拖鞋招呼它。结果有次站起来没注意踩了尾巴,为这事完颜康差点跟他大打出手。

尾巴骨就此有个歪扭。明台看薄靳言顺着骨节畸形处轻轻摸了摸,然后松了手,让猫抖抖身子,爬到他手臂上,心中不由一动。




怪他神情恍惚,拿着单据去付账的时候小护士还语重心长劝他:“你别看薄医生人好就老来,追男仔不是这样追的好不好?”

小护士一脸深沉,明台好笑:“他人再好对我也不好啊!”

数落出十八桩委屈:“我来这么多回,他哪次拿正眼看过我了?我长得不算毁坏市容吧,怎么他能跟哈士奇深情对视三十秒,跟我就一秒不行?多说句话都没有!”

于是虚心讨教:“那要怎么个法子追男仔?”

小护士振振有词:“当然要讨他喜欢呀。”

讨人喜欢明台最拿手,讨薄医生喜欢却难。诊所医护间首先爆发了一场争论,关于薄靳言到底钟意哪种男小囝。

小护士讲薄医生这么好看当然是喜欢漂亮的,护士姐姐说要漂亮他照镜子还不够?男人嘛,温柔体贴解语花才吃香。

温柔不够,还要聪明,薄医生那样挑剔的人,要求怎样十全十美都是应当的。

吵得像一群恶婆婆挑儿媳,明台听得直抽搐:“怎么办,我不会解立体几何还有希望吗?”

“他也可能喜欢笨嘛,互补。”小护士宽慰他。

 他们讨论得热火朝天,还是配药阿姨出来终结战局:“薄医生?薄医生不是有女朋友的嘛。可漂亮了,他钱包里还有照片呢。”

方才热火朝天的一群人立刻偃旗息鼓,嘘明台:“好啦,名花有主,勾搭有妇之夫不道德,你趁早闪边吧!”

结果明台一脸正中下怀:“他有女朋友,我还有男朋友呢——我们这是王八配绿豆,迟早得看对眼。”


TBC

评论(18)
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