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人行必有我

我见犹怜,何况老胡~
来冥王星吧,真的不要门票

心猿意马 (1)

《伪装者》明台X《他来了请闭眼》薄靳言X《射雕英雄传》(08版)杨康

3P,拉郎,OOC,狗血,互渣脚踏两条船一个巨雷。觉得写杨康太出戏了所以改叫完颜康哈哈哈。

现代架空设定。




***



明台带猫去做检查,医生是个只看眼睛就漂亮得让人想要起立的男人。

明台抱着猫去搭讪:“大夫您贵姓?是渊博的博还是薄情的薄?”

薄医生戴着口罩,白大褂穿得一丝不苟,冷冷目光果真薄情。明台瞟着医用口罩上沿搭垂的睫毛,没话也找出一百句来。

小护士跑过来咚咚咚地敲他:“喊你呢,病历卡填了吗,瞎叨叨什么叨个没完!”

排他后面的小青年噗嗤一笑,明台回身瞪他:“笑什么,她这是看我帅。”

帅倒是帅的,可惜脑子不灵光。小青年怜悯地看他,明台拔出笔来填卡,两人聊起来,一个揣着猫包,一个牵着狗。

狗是只沙皮,泪汪汪地趴在两个前爪上,明台看着好玩,摸了两把,问:“生什么病了?”

“皮肤不好,”小青年答,讲了一串专业术语,总结就是:“遗传病。”

然后瞅明台怀里的猫。打从明台一进门,人人都在看他的猫——实在丑到太有型格,脾气还差到爆,随时一爪子抓到主人看来价值不菲的西装外套上。

小青年问:“你家猫呢?”

明台就耸肩,又挨了一抓:“我哪知道。我对象养的。”

他讲起“我对象”,口气亲昵得自然而然,周边群众心中立刻打起鼓:哦,人模狗样,居然有女朋友。有女朋友还朝男医生献殷勤,这是传说中的男女通吃荤素不忌啊。

小青年还瞅着猫呢,努力想说句场面话,说出来变成:“……还挺胖的。”

明台彻底乐了:“可不是。我给一百个人看这猫,一百个都要问你养的这是猫吗,你说有多丑,要多丑有多丑。他就非要养,宠得眼珠子一样,猫能踩到我头上来,你说惨不惨。”

他一边卖惨,一边要把猫包举起来,防止被抓到脐下三寸。群众目光纷纷转为同情,他还要说,小护士又来敲他:“好了你进去!”




薄医生看猫,明台看他,看得心猿意马,两只脚换来换去站,使劲找话聊。

“大夫你说我这猫有问题没有啊?”

“哪里问题?”

“哪儿都有问题。”

明台掰着手指数:太丑、太胖、脾气太坏,一准是得了躁狂症。“医生都要我们给他减肥,可怎么减?这胖子从桌上扑下地都肚皮先着地,老大一声咚,我笑都要挨打。”

挨谁的打?反正不是猫。

薄医生冷冷看他,明台确实生得一副好皮相,眉目里一股透着光的生动鲜妍,小护士一边瞪他,一边也忍不住笑。她笑,明台就朝着她笑。一个擅长讨人欢喜的讨厌鬼。

可惜薄医生应对搭讪冷酷绝情,明台眼风满屋乱飞,他连表情都欠奉。小护士把猫按到检查台上,薄医生掰着猫脑袋看嘴看耳朵看眼睛,猫在明台手里从来一百个不配合,到他手下却像换了个猫,老实极了,让伸爪伸爪,给抽血也只呜咽一声,委屈地趴下,明台看得眼睛都直了。

薄医生看完了,给猫挠挠下巴,挠得一整个猫化成了滩猫奶油。

他问:“病历呢?”

明台乖乖上交,翻开一看,姓名:生煎包;年龄:26;体重:坐膝盖两小时筋骨尽断……

小护士又笑起来,明台赶紧解释:“捡来的,哪知道年龄。我26,下个月就26。”

他伸手过去想加入挠猫:“哎哟我的心肝贝儿。”被狠狠又一抓。




生煎包确实不是明台的猫。

之所以叫生煎包,是因为大二那年,他跟下铺室友半夜比赛从校门口跑到外白渡桥,跑输的人要无条件答应赢家一个要求。两人跑到人仰马翻,室友却只想吃生煎包,要刚起锅,褶子朝下煎得脆卜卜,一咬一口滚烫肉汁,还撒了鲜嫩葱花的。深更半夜哪有店开门?明台让他等着,然后失踪了半个钟头,跋涉几公里去买生煎包,最后却只带回一只脏成球的幼猫。

那个室友就是完颜康。

完颜康是本校风云人物,拳头和脸一样赫赫有名。入学日明台第一次见他,是抱着枕头上楼,后面大姐管家帮佣一字排开,声势浩大的世家子出巡,和一个穿灰扑扑军训服的光头小青年撞到一处,就一个照面,完颜康瞪了人就走,明台却像被蛰了,比一见钟情还电闪雷鸣。

完颜康的漂亮和普通人类不同,仿佛野生动物,一股亟待破土而出的勃勃生机,漂亮得不像人,活生生的野蛮,被抓到就是生吞活剥。

两人一起睡了八年。头两年上下铺,初认识时各自有女友,算不上一见投契,轰轰烈烈打过架记过警告,总以为该是勾肩搭背一辈子的好兄弟,到头来却变成了睡一张床的兄弟。

过了性别认知恐慌出柜吵架分手七年之痒的坎儿,现下正面对长距离长时间分居——跟明台这样海归回来吊儿郎当搞艺术的纨绔子弟不一样,完颜康毕了业就进了家里的工程公司从基层做起,公司姓杨,完颜康却不姓杨,件件事都要拼尽全力。明台忍了他日日加班从工地一身泥浆回家,却忍不了他请缨去非洲鸟不拉屎的小国搞援建一搞大半年不回,不要说见面,对着视频电话撸的机会都寥寥无几。

煲起电话粥来,话题也无非是工程进度、施工困难、两个同事刚刚被鳄鱼吃了。

明台听得不胜其烦:“就这样你也不肯回来!被鳄鱼吃好过跟我睡吗!”

完颜康觉得他蠢:“现在工程在关键时刻,我怎么回去?我这里不盯着出了岔子,你以为大哥三哥那里能有我好话?”

“反正他们也从来没讲过你好话!”

杨家内务堪比宫斗剧,明台知道完颜康一直不甘心要为没有名分的亡母挣个名头,但他已经被这份执着磨得腻透了:“你就是姓杨又能怎么样!赚到家业又怎么样!你就知道操心工程操心路基操心你那群哥,你操心一下我会怎么样?这个世界上除了我,还有谁能对着你扛沙包的新闻照撸管?你到底还爱不爱我!”

他气得口不择言,恨不得把心挖出来给人看,完颜康那头却被人叫住,明台听他们讲项目就更气:“你到底还回不回来了!”

“我都说了,工期要到明年——”

“你不回来是吧?”明台怒极,“行,你忙,你圣诞不回来,过年不回来,情人节我就去找别人睡了!”

他掷地有声,完颜康那一点愧疚而来的耐心也用完了,他冷笑两声,电话里稀里哗啦推倒一堆东西:“你有种就去睡。”



TBC

评论(14)

热度(38)